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投资石楼 > 投资动态 > 石楼概况 >

奇人许琦

发布时间: 2017-12-27 09:22 文章来源: 未知 字体: 【】 【】 【】 【纠错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奇人许琦

——记著名书法家许琦

 

奇人许琦

  一九三四年七月初十,伴随旭日的冉冉升起,在石楼县塔底村一位普通的许姓农户家,一个新的生命呱呱坠地了。

  对农民许富荣来说添丁增口可真不是寻常事,这是他先后生养两个女儿后,得来的唯一儿子。在过去的那个年代,这个儿子的降临,承载着许家太多的情结与期盼!家人为这个孩子取乳名为圆圆,寓意人生顺意圆满!

  许富荣老汉并没有什么大目标,他只想通过自己的辛勤与节俭,本本分分的种地,安安生生的过日子,让娃有饭吃、有衣穿、进而有书念。因此,许家的日子在他的经营下虽不算富贵但也殷实。传承许家香火的圆圆更是不负众望,他从小聪慧好学,饱读圣贤书。

  一九五三年初,从山西省隰县师范走出一位十九岁风华少年。这位乳名园园的许家子弟已经成长为那个年代为数不多的师范生,他现在的学名叫——许琦!

 

奇人许琦

许琦先生在指导弟子

  同年,许琦被分配到石楼县城关小学,正式成为人民教师,按理说许琦的命运从此应该跟他的乳名一样顺意圆满。但身处那个年代的许琦,与中国千万知识分子一样,根本无法回避政治运动的惊涛骇浪,命运的转折是从一九五八年反右运动开始的。

  在“大锅饭好还是小锅饭好”的讨论中,许琦表态说小锅饭好且任凭谁劝都不更改。这句话放到现在不是什么问题,但在刮“共产风”盛行的那个时代,集体大食堂是实现共产主义的标志性举措,这样看来许琦当时的表态就是严重的政治立场问题,加之全国反右运动的大背景,许琦由此成为运动的焦点,被打为右派分子,在之后的整风运动中,再被戴上反革命分子的帽子。

  许琦从发配农村劳动改造,到六年的拘留生涯,再到两年十六天的监狱犯。在本应回报社会精力最为充沛的十九年间,却是许琦恶梦连连的十九年。

  许琦所经受的磨难,并非来自于他有怎样的政治诉求!而是作为知识分子最为朴素的真实与执着:人为什么要昧着良心说假话?为此他丢掉了工作,经受了磨难。

 

奇人许琦

 

  在八年多的铁窗生涯中,他的母亲,一位典型的黄土高坡勤俭、善良的母性,在期盼儿子归来的漫漫等待中,先是双目失明随后撒手人寰,老人家临死前都一直在呼唤着儿子的乳名。这个为她带来无限荣耀的儿子,却成为母亲死不瞑目的牵挂!

  七十年代末许琦获得自由,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,许琦以其独特的眼光感受到空前的发展机遇,他创造了石楼县太多的第一!第一家个体百货店、第一家开通经营石楼至太原的直达班车、第一个万元户、双万元户。他以石楼先富起来那部分人中的杰出代表身份,第一次远赴太原参加山西省个体劳动者表彰大会。

  九十年代初,许琦在大西北从事销售,由于生意的需要,他亲手撰写宣传广告,这一写不要紧,人们才知道他的书法根基如此了得,求字者纷至沓来,到九十年代末期,许琦彻底告别他的经商历程,专注于书法艺术的探究且渐入佳境。

  许琦写字的功夫日渐精进,在书法界也名声鹊起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的作品有幸被远在美国的陈立夫赏析,老先生专程写来亲笔信表示赞赏与鼓励!

  早在回村劳动改造期间,许琦就已经开始书法的研习,那个时候因条件所限,没有纸墨,他就捡来从旧墓地散落下来的古砖,先用青草将古砖反复擦染,用青草的汁液让砖面变色,再用黄泥浆让砖面更为平滑,经过加工的古砖成为许琦练习书法的“白板”,他也会时常向县城卖玻璃的老张寻求帮忙,将用于运输玻璃间隔的包装纸拿来练习写字。

  在劳动改造的那些年,身穿破棉袄担着粪桶的许琦,经常穿梭于石楼县城的大街小巷。期间、许琦与同学、同事、朋友不期而遇,人们像躲避瘟神一样的唯恐避之而不及,高傲的许琦自尊心被践踏的支离破碎,唯有书法对他不离不弃,成为他重要的精神寄托。

  改革开放后的经商让许琦获得物质的满足,但这种满足对于骨子里流淌着知识分子血液的许琦是远远不够的。所以,书法是许琦重拾人生价值的重要体现,也是他唯一的途径。在艺术的海洋里他孜孜不倦、痴迷以求。

 

奇人许琦

与老朋友任可旺在一起

  在许老先生家采访时,见到先生一位特殊的老朋友叫任可旺,也是一位耄耋老人。许老先生向我说起与任可旺的往事。

  那还是在许琦回村劳动改造时期,全县组织建罗村水库大会战,上千人集中会战一干就是几个月,吃喝拉撒需要煤,那个年代没有现代交通运输能力,一切都是靠人的肩膀,许琦与十几个被接受管教的“坏分子”,被安排从距罗村几十公里外的介板沟煤矿往回担煤,笔者知道这段路的距离,但也是现在铺着沥青的公路。那个年代都是蜿蜒的山间土路,更何况还要翻越几座山丘,百十多斤的但子对本地农民尚且是份苦差事,何况书生许琦?

  担着煤担的许琦在爬上第一道山峁时,已经气喘吁吁了,负责看押的民兵认为许琦是抗拒管教、不老实,正待发作时,28岁的民兵任可旺站出来,他表示不能因许琦而耽误整体时间,大家先走,我留下来押送他慢慢来。

  就这样,他们俩人被远远落在后面,等其他人走远,任可旺做出了让许琦这辈子也不能忘怀的举动,他将手中的枪交给许琦说:看你的身板哪能吃了这份苦,还是让我来吧。就这样,民兵任可旺担着百十斤的担子走在前面,“反革命分子”许琦疲惫的扛着枪跟在后面。

  我问任可旺,当时你如何敢把枪交给一个“反革命分子”?任老说:读书人怎么受的了这份苦?感觉这个后生很恓惶,只想帮帮他。

  石楼农民的淳朴与善良!即使是在那样的年代也不曾被湮灭。

  历经磨难的许琦,得益于所生存的这片土地,贫穷、偏僻但包容、质朴。再结缘于艺术的支撑,那么,他收获的就不仅仅是艺术,还有心灵的充实、精神的升华!在艺术的浸染中,许琦的心胸逐渐开阔起来,他由过去的抱怨与纠结进而豁达与平和。

  那种发自内心的强大与自信,是许琦艺术人生的根基与收获。我欣赏许琦先生的书法艺术,更对他人生的坎坷与收获,由衷的感慨与敬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