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 投资石楼 > 投资动态 > 石楼概况 >

永远年轻的祖父 追记书法家宋彬先生

发布时间: 2017-07-04 10:52 文章来源: 未知 字体: 【】 【】 【】 【纠错】 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
永远年轻的祖父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——追记书法家宋彬先生
 
    我的祖父宋彬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。在他老人家逝去的这3600多个日子里,我和我的父母、家人一样,无时不在怀念着他。事实上,每每有人满怀敬意地提及祖父、每每于不经意间瞥见祖父那活脱奔放、力透纸背的墨迹,我的脑海里立即就会清晰跃现出祖父的音容笑貌,我总觉得祖父并没有离开,至少并没有走远。
 
    尤其是近两三年,当我用许多个周末的夜晚,一遍遍细心翻检祖父的遗物,虔诚拜读他的笔记时,我仿佛一步步地走近祖父,与他的灵魂对话,而我的心也一次次被震撼。许多时候,一种“读懂祖父”的强烈欲望,灼烧得我食不甘味、寝不安席。
 
永远年轻的祖父 追记书法家宋彬先生
 
    读懂祖父,就得理解他为什么经受了那么多沉重的打击,却依然对这个世界充满感恩;读懂祖父,就得理解他为什么为人那样的谦逊平和、谨小慎微,却能把那些中规中矩的方块汉字演绎得那样汪洋恣肆、桀骜不驯;读懂祖父,就得理解他单薄瘦弱、日渐衰老的身躯里,安放着怎样一颗热烈跳动、永远年轻的心……
 
(一)
 
    祖父的曾用名里有一个“福”字,而这个祖宗赐下的字却似乎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好运。在他踌躇满志准备投笔从戎报效国家的时候,却遭遇了近代中国最深远的“雾霾”;在他奋力拼争,向着人生制高点攀行的时候,却不幸“被迷失”在悬崖边上;在他好不容易再次起身赶路的时候,却不得不因一纸家书而含泪告别刚刚开启的新生活;在他几经辗转回乡任教,安贫乐命的时候,却又五雷轰顶,一个“莫须有”的罪名,让他遭受了长达18年的不白之冤;在他已经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夫,于繁重的体力劳动之余难得安享家庭温暖的时候,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,却又让相依为命的老伴跟他阴阳两隔……写到这里,我真不知该用什么词汇,来形容祖父处于崩溃边缘时的心情:那种超乎想象的沮丧、无奈与悲凉,那种无以复加的孤独、恐惧与压抑,真的难以名状!
 
庆幸的是,厄运的魔窟最终没有把祖父整个儿地吞噬,他终于又一次站了起来。或许,正因为磨难太多、世事太险、灾祸太深、期待太久,他渐渐习惯了逆来顺受,放下了所有无谓的怨恨,没有了丝毫物质的奢望,也摒弃了任何名利之争。在把自己的人生完全“清零”以后,我可怜的祖父,对当下拥有的一切都变得倍加珍惜、倍加感恩——他珍惜历尽苦难的这条薄命,常常自足于“一息尚存”;珍惜自己不曾残缺的四肢、没患大病的身体、尚未荒废的大脑;珍惜子孝孙贤四世同堂、亲人朋友颇多牵挂、丰衣足食安步当车的日子……他感恩自己的青年时代,感恩与他一起畅谈人生理想、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们;感恩在他跌倒时伸一把援手、饥饿时塞一个窝头的贵人,感恩各个时期为他讲公道话、捎平安信的善人,感恩在他喜获新生后每一个阳光明媚百花齐放的春天,感恩身边一切积极上进和喜爱书法艺术的人……
 
    有一种生存状态叫“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”,也许就指祖父这样的人。
 
(二)
 
    当七彩梦想被无情岁月一水漂白,生命就归于纯洁。大浪淘沙,所剩的只有一颗追求书法艺术的赤子之心。
    离休返聘后,他偏居陋室,节衣缩食,工作上如痴如醉地搜集整理文史资料,业余则如饥似渴地钻研古今书帖。颜柳的谨严刚劲、羲之的舒展流畅,何绍基的挥洒纵逸、于右任的娴熟简约,一点一点滋润了他的笔锋,使他的作品颇具仙风道骨。当他在穷乡僻壤的田间地头辛苦劳作之时,他曾于荒郊野岭中,不止一次地痴迷于枯藤老树、怪石流泉而参悟书道;当他通过孜孜不倦的奋斗,成为山西省政府文史馆馆员、中国书协山西分会会员之后,他更把自己笑对人生残局、苦追心灵彼岸的诸多感情因子熔进了书法创作。笃定的意念加上丰厚的学养,使他在书艺上师古而不泥古,传承更重创新,可谓神交古人、心游万仞,天马行空、物我两忘。“大胆落墨”,使他个性的光芒在书法世界里熠熠生辉,就连平日里谦卑平和的性格也变得张扬随性。
 
    祖父的书法作品,乍看似乎有些陋拙、艰涩,细品则妙趣天成,耐人寻味。观其单字,铁画银勾,入木三分,或如冬日里抖去绿叶、向苍天倾诉心迹的老树,或如夜空中划过长空、訇然落入山野的巨陨,或如高峡间千转百迴、陡然疾流直下的飞瀑,或如沙场上卸去铠甲,卧对残阳独舔伤口的战马。赏其整幅,则线条洗炼、气势磅礴,奇正相安、疏密有致,随心所欲、浑然天成,气韵生动处更有着泼墨山水画般的美感。黄土高原特有的精瘦健壮的筋骨、大开大合的纹理,吕梁山脉原生态的沟壑纵横、起伏跌宕,黄河流域千百年形成的层层叠叠、曲曲折折,在他的作品中体现得酣畅淋漓,一览无余。每每,我沉静于祖父的字幅前,遐思良久,流连忘返,仿佛聆听着一个沧桑生命的喁喁诉说。
 
(三)
 
    祖父的书法作品中,除了那些脍炙人口的古今名人诗词,更让人感动的就是写给不同年龄、不同职业、不同爱好者的勉励之语。“知识无涯须勤学,青春有限贵惜阴”,是赠给青年学生的;“空谈误国实干兴邦”是赠给党政官员的;“作妇须知勤俭好、持家应教子孙贤”是赠给即将出阁的姑娘的;“荷老留余擎雨盖,菊残犹有傲霜枝”则是与出生入死的老友互勉的……品读这些文字,仿佛看到一位走过风雨四季的慈祥老者,于午后的煦风暖阳下,为身边的人群轻轻吟唱着生命的牧歌。
 
    而我最有共鸣的,则是祖父那些钟情笔墨、痴心未改的文字。“笔情墨趣无穷乐,心旷神怡犹健身”、“一惟弄墨元无法,自爱龙蛇入卷声”,直抒胸臆,对书法修炼的喜好之情溢于言表;“梦中得吟诗无句,醉后挥毫笔有神”、“白发无情侵老境,青灯有味似儿时”,诗美如画,画出了祖父对种种读书、写字之乐的无限神往;“夕阳未必逊晨曦,昂首飞鬃奋老蹄”、“双鬓斑霜人虽老,白头犹当赶少年”,活力焕发,虽不免对垂垂暮年的叹惋,但更多的则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那种悲壮。还有,“晚晴无老斜阳暖,不信人间有暮寒”,“马思边草拳毛动,雕眄青云睡眼开”、“不作多闲退休计,应发余热老来忙”、“头上白发的增加,不意味着内心青春的消逝”……像这些美得让人心醉,却也“倔”得让人心碎的句子,在祖父的书法作品中比比皆是,着实扣人心弦,摄人魂魄,让我久久不能平静。
 
    这些凝聚了无数代人生命智慧的文字,这些游走于国学天地的精灵,难道仅仅是祖父用毛笔抄写了一遍吗?不,绝不是,每个句子都曾在祖父的心灵中一次次的盘旋,每种意境都曾被祖父一次次的品味,在他创作中又赋予了新的生命。也许正是这些世事洞明、人情练达的句子,点点滴滴、时时刻刻叩击着祖父的心窗,让他从旧日的凄风苦雨和伤痕累累中挺立起来,成为心灵的强者。
 
永远年轻的祖父 追记书法家宋彬先生
 
    有一段文字说得好:“在你我心灵的深处,都有一个无线电台,只要它不停地从人群中、从无限的时间中接受美好、希望、欢欣、勇气和力量的信息,捕捉着乐观向上的电波,你我就永远年轻”。祖父一生从来没有停止过学习,在他的心海深处,儒家的自励进取、道家的朴拙宁静、佛家的慈爱包容,有着和谐的奏鸣。正因了他内心的这份淡定与从容、豁达与坚强、隐忍与超脱,他才会在返璞归真中汲取到做人、做事和修心的养份,才没有被悲观失望的寒冰酷雪所覆盖,从而永葆年轻和鲜活!哦,我终于读懂了我的祖父,他的年轻来源于他时刻不停的充电,来源于生命不息追梦不止的热情!我为我永远年轻的祖父点赞!
谨以此文缅怀我的祖父宋彬先生——一位从容行走在艺术古道的书法家。
 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宋小泉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5年4月于山西石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