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政民互动

关于薛家垣村支部书记梁珍侵占我家耕地的事实反映

信件编号:3860 发布时间:2018-05-31 信件分类:县长信箱 处理状态:已办结 回复时间:2018-06-13

我叫李银旺,男,58岁,汉族,住址:石楼县灵泉镇王家垣村。全家六口人,现住王村,是国家精准扶贫贫困户。
针对我家多年失去土地的原因,及被薛家垣支部书记梁珍利用职权,长期侵占我耕地的事实,作出如下反映:
我兄弟三人于1980年随母来到薛家垣大队王家垣村,像其他村民一样早早的于1981年在该村取得106亩(牛虎阉10亩,烟口6亩,遗树坪5亩,下窑坪5亩,门身底18亩,松家山3亩,窑背上4亩核桃树,阳坡里10亩,后垣里9亩,古树地8亩,风油坡4亩,王北山下17亩)土地的耕种权(包括口粮田),并一起与村民在1993年办理了土地使用权登记证,当时村里共有8户人,分别是第一组:高福尚,李儿则(在世),李银旺(我本人),李文珍;第二组:任金喜,李照生,李成双,李同青。他们及他们的后人,包括时任且现任老会计王挨青皆可证明。
我同父兄在此耕种14年后,于1994年因孩子上学问题,我不得已带着全家离开本村谋生,并将自家耕种的106亩土地交由村委指定他人代耕。土地上所产生的一切税费,由代耕人来承担,收益也由其来独享。同年,为了谋生我独身一人远走太原等地务工,就这样分配给我家的耕地,被当时的村支书梁宝以职务之便,私自交给其弟梁珍及其内亲梁润平等人耕种。现我家的土地主要由现薛家垣支部书记梁珍耕种50亩,梁润平耕种30亩,高林林耕种4亩核桃树(76棵老树全部我自己亲手栽植)。
当时薛家垣大队村委扣留我们的土地证不给发,且未曾给我们发放过除此以外其它的土地证明文件,直至今天,村里的村民没有一人取得相关的土地所属权证明凭证(新的确权手续除外)。
2015年起,由于年龄大不适宜在外打工,我想回家耕种土地,但代耕人梁珍不能尊重事实,强行霸占我名下的土地不给,为此我多次找到村委要求给予解决,但从2015年起至今,一直没有得到合理的答复。
时任的村主任梁珍和支部书记王建平相互推诿,支书王建平声称他只是名义上的支书没有实权,村里的事全是主任梁珍一人说了算。但在我及爱人第一次向主任梁珍求证的过程中,遭到了他的暴力对待,致使我爱人住院6天,未获得分毫赔偿,医院及派出所都有记录。且当时薛家垣支书王建平也在,就在灵泉镇派出所调解室,他明示的跟我们说过(梁珍不在场的时候),梁珍的土地根本没有村委的承包手续,且既没有缴纳过租金,也没有村民代表大会开会通过,更没有地主本人签字,当时我很感谢他的仗义相告。于是几次受挫后,我本人再次找到支书王建平求助,不料他突然矢口否认,和时任主任梁珍一样的态度,说我及我的大女儿是私闯民宅,他爱人甚至将正在吃饭的碗砸在我头上,将我(已58岁) 及我仍处于哺乳期的大女儿殴打致头部脸部多处外伤(我们只想问清楚情况,所以随行只有我二人),直至我女儿报警,派出所也有记录。
2017年正月,正是土地确权的时候,为此我们曾找过确权公司,找过灵泉镇政府和乡镇农经局,多次按他们要求递送情况说明材料,他们曾明确的告知我们,有纠纷的土地不会确权,我家的土地是机动地不确权,并且会协助我们调查实情。但是事实恰恰相反,在我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,不到两个月,土地很快就已经被悄悄确权到村支部书记梁珍等人名下。
朗朗乾坤,镇政府官员如此沆瀣一气。今天在此,我不禁想问两个问题:
第一,分到我名下的106亩(劳力地和口粮地)基本农田,为什么被现任支部书记梁珍等人种植,是属于租种我的,还是像他所说属于他个人财产,如属于租种,有无租种手续,有没有通过村民代表大会?如属个人财产,为何村委变更地主时,不通知我本人,而时任村支部书记的梁宝,偏偏是把土地给了其弟梁珍(现任支部书记)及其内亲梁润平?
第二,梁珍、梁润平、高林林等人属薛家垣村人,为何可以私自越界占有王家垣的土地?
我是一个普通农民,户口长期落户本村,从生至今,我也只在薛家垣大队王家垣村分过这一次地,但我应有的土地被代耕人侵占,致使我无法实现土地耕种权,根据《农村土地承包法》第二十六条规定,承包期内,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。承包期内,承包方全家迁入设区的市,转为非农业户口的,应当将承包的耕地和草地交回发包方。承包方不交回的,发包方可以收回承包的耕地和草地。第二十七条承包期内,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失去土地经营权的。为此,为了维护我对原有土地的经营权,特向政府提出上述反映意见,望给予公正的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映人:李银旺
二0一八年五月三十日

政府办 回复:

您好!感谢您对石楼政府网的关注!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交由灵泉镇政府处理。

推荐收藏打印字体:【关闭